主页 > W生活港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2020-06-17 阅读(3874)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别再说输在起跑线了,现在的孩子让人从在娘胎里就输了。Instagram 有一对双胞胎,一张照片就可喊价五位数美元了,儘管她们只有 2 岁。

这对双胞胎名为 Taytum & Oakley,每天透过照片记录日常生活和有趣经历,现在坐拥 220 万粉丝,单张照片的价格在 15,000 美元到 25,000 美元(约新台币 46.2 万至 77 万元)。

Taytum & Oakley 呈现孩子最童真美好的一面。精緻的面孔、可爱的身姿,面对镜头激萌的反应,再配以梦幻场景和优雅滤镜,秒戳广大「怪蜀黍」和「老阿姨」的心。

她们的父母也像一台行走的摄影机,时刻捕捉孩子最动人的生活状态,且没事就和粉丝互动,解答育儿问题,逐渐为两个孩子在儿童领域打造出极具「权威性」的形象。

日复一日,网友注意力不断被收割,Taytum & Oakley 也成为广大父母眼中的「完美孩子典範」。

Taytum & Oakley 的父母。这次可能不只输在娘胎。

前面都不重要,为什幺她们一张照片能卖到 70 几万元?

Taytum & Oakley 上述迷人的「软实力」,让她们既遥远又真实,她们生活的每个场景都像发生在你身边,她们每个样子都像自己孩子也能做到。

当 Taytum & Oakley 的父母向粉丝展示并建议孩子的衣服、生活用品、玩具时,在粉丝眼中可信度极高。因为她们贩售的不是商品,而是粉丝触手可及的优越生活。

社群网路放大了她们的生活,流行也变得更容易,在这个注意力缺乏的时代,只要得到注意力,就有商业价值。

因此,她们也拥有以往难以想像的流量变现能力。

根据网路影响者管理公司 God and Beauty 创始人 Kyle Hjelmeseth 所言,一名儿童网红可为每帖每 1,000 粉丝下单约 100 美元。拥有 50 万名粉丝的孩子每张图片收入约为 5,000 美元,最有影响力的每帖收入已达 15 万到 18.7 万美元。

而且,美国千禧一代(25~34 岁)已习惯于 Instagram 购物,这自然使 Instagram 也成为这代父母选择购物标準的场所之一,而对更年轻的 Z 世代(13~24 岁)来说, Instagram 更是受欢迎的社群媒体,截至 2017 年 9 月,有公司报告称超过 8 亿用户有 60% 表示会在 Instagram 发现新产品。

因此当媒体平台用户的涵盖面扩大,这些儿童网红的粉丝数又不断上涨时,越有影响力的孩子就越能被品牌方选择,将照片卖出等额价格。

Taytum & Oakley 只是其中一员,更多孩子都透过社群媒体达到前所未有的人气。这是一群孩子透过网路平台掀起的浪潮。

儿童网红的「暴富」之路

儘管 Instagram 2012 年才开始慢慢爆发影响力,但平台最大的童星双胞胎 Mila & Emma Stauffer 一两年内粉丝就从最初 15,000 名,到今年底剧增到 410 万,猛烈的增长数也看出整个社群媒体业急剧发展。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Mila & Emma Stauffer。

根据 2016 年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94% 青少年每天使用手机上网,71% 青少年使用多个社群媒体,他们的注意力被这些平台紧紧抓住。美国青少年眼中,YouTube 明星甚至比主流名人更受欢迎和有影响力。

今年 12 月富比士公布 2018 年度 YouTube 收入最高的 10 位明星榜单,叫 Ryan 的 7 岁男孩霸占榜首,年收入高达 2,200 万美元。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Ryan 是玩具狂热爱好者,4 岁就设立频道。当年他的影片拥有近 260 亿观众和 1,730 万粉丝,Ryan 的优势就在于让孩子玩开箱玩具时的极强代入和惊喜感。

目前 Ryan 的巨额收入几乎全来自影片广告及赞助商,正片前开始播放的广告收费随着观看次数增长,影片评论的玩具也全都爆卖。Ryan 公司的创始人说:「他现在赚的钱已够他花 100 辈子了。」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好像只要你极度热爱一件事,就可以把它变成百万美元的冒险旅程。但说複杂,「暴富」之路其实也满路荆棘。

一般网红的经济链发展分为三级:一是获得广告营收,二是进行网红孵化,三是拥有自己品牌。

首先广告营收,需要儿童帐号具备长久的影响力,这就需要每个帐号持续生产新鲜内容,这也一直是每个网红的焦虑源头。网友永远不会满足于日复一日的内容,但爆点也并非时刻出现在网红生活,毕竟他们依旧在生活,不是演舞台剧或电影戏剧。

身为孩子,也很难自己生出源源不断的创意,更何况网路剽窃成风,因此更需要父母及经纪人等多方支援,以在自己的网红週期逐渐枯竭时,储备足够实力开启第二级「网红孵化」之路,这时候可让更多新鲜血液产出并重新被网友追捧,同时也就慢慢走向第三级,成立自己的品牌、电商平台,或直接创办公司,成为强大的现代媒体集团。

但很多人,赢在第一级,也倒在第一级。

部分孩子还会选择另闢蹊径,以譁众取宠的姿态出现,用成人化的姿态自黑、调侃,做不符合自己年龄的行为举止,或被家人用奇葩、恶搞的方式创作内容,以讽刺的反差场景赚取观众注意,笑点雷点就是他们博出名的手段。

这种猎奇式消费,也能让他们在网路时代砸出一些声浪,但回头望去,一切就像黑色喜剧。

对这些孩子来说,过早在社群媒体走红赚钱,真的是件好事吗?

网红低龄化可能是潘朵拉的盒子

大部分人对成就都有概念,例如金钱、权利、影响力等。商业化之路的过程,父母赚饱饱,虽然经济收入暴涨并不是坏事,但对孩子来说,「成就」的概念很模糊。

他得首先知道自己是谁、喜欢什幺以及想成为什幺样的人,不是在不懂事的年纪,自己变成公众形象被策划,藏在熠熠闪光的点讚数背后,被百万人的眼光和评价标準控制。

这也造成儿童在社群媒体的形象完全被「成人化」,网友和父母灌输孩子成人的想法,让孩子过着大家想看到的生活,甚至有很多儿童被浸淫低俗化色彩。

正如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所说:

这或许捨弃了孩子的自主性,剥夺了他们未来的幸福感。

比起一夜成名,如何透过各种管道接受正确的教育应更重要。

从孩子自身来看,被喜欢和宠爱不是坏事,但高关注度也意味着安全和隐私受影响。

去年 11 月,Dolan Twins(两名美国青少年,在 YouTube 拥有 500 多万粉丝)尝试在伦敦海德公园和粉丝快闪聚会,由于缺乏控制,抵达前就被迫取消见面,却造成成千上万的青少年在公园爆发骚动,有几人被践踏受伤。如果 Dolan Twins 到达现场发生意外,临时发生的危险也不可控制。

隐私性方面,父母可能未经过孩子同意将各类照片放到网路,发出去就意味着这些照片经过传递发酵,可能会在孩子长大后依然存在,孩子长大后看到这些可能会感到羞耻或痛苦。在法国,孩子甚至可控告父母在 Instagram 发表他们的照片。

当孩子成为网路红人,现实生活也难免被朋友和同学用不同眼光看待,这可能让他们没那幺容易与周围的人正常交往。

网红孩子的家庭生活也难免受限。无论家庭电影之夜,还是去迪士尼乐园玩,只要孩子的位置曝光,一条推文就能成为当地粉丝围观的焦点。

大部分网红儿童的父母都陷入想要孩子谦虚纯粹、快乐成长,又把他们暴露在数位世界抓取巨额收入时面临网路风险的矛盾。

不过也有父母尽量用单纯视角看待: Stella(9 岁)和 Blaise(7 岁)是以时尚为主的 Instagram 帐户,有 68,200 名粉丝,他们的妈妈 Dana Bennett 说:

他们的宗旨就像「像成人一样做事,但像孩子一样生活」。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Taytum & Oakley 的父母也十分坦率:

「如果她们愿意」,她补充。

8 岁的「假笑男孩」(Gavin Thomas)透过特色笑容风靡全球,有粉丝担心他过度曝露可能产生负面影响。但他本人很乐观地表示,自己很享受这一切。Gavin 的团队也确保 Gavin 感受到乐趣,并让他的生活「尽可能正常」。Gavin 的经纪人称,「他的梦想就是成为 YouTuber」。

低龄网红窜起,名利双收下该如何面对失去童年的成长难题

如此看来,各个家庭因人而异,那就等孩子长大一点自己决定吧。

但有一点可确定的是:不管「儿童网红」的潘朵拉盒子开启后是什幺,能在一个平台影响几百万人,已是足以称为「梦想」的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