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港 >【钟錶专题】「非工具性」的赏玩之道 >

【钟錶专题】「非工具性」的赏玩之道

2020-06-13 阅读(7297)
【钟錶专题】「非工具性」的赏玩之道

星野一宪是Epson厂里的SEIKO商品企划负责人,具体的工作内容是在设计GS以及「Micro Artist工坊」錶款的内外造型。我对星野的印象是这位仁兄很调皮,第一次跟他吃饭的时候就拿出iPad秀给我看他抓到的宝可梦,看到我戴的57GS复刻版就酷酷地丢下一句「这支是我设计的」,这次去錶厂找他的时候还剪了一颗很兇的庞克头,跟过去我们熟悉的SEIKO厂里总是一副老职人样的成员很不一样。但或许像SBGY003这种有点不一样的GS由他这个有点不一样的SEIKO人来设计刚刚好。

星野负责的内容有点特别,从机芯的板路外观到錶款本身的造型都在他设计的範畴,但机芯实质的运作机能仍然是由工程师来规划,可以想见是个需要大量横向联络的工作。

日本人对机械錶所谓的「实用」有几个很明确的要求,一个是要用自动上鍊,一个是要有日期显示,而作为日本第一实用錶的GRAND SEIKO打从1960年代开始就奉行此一圭臬,直到几年前你翻遍了GS的型录都还是很难找到几支手上鍊或是没日期的款式。但是像SBGY003这样一支无日期的手上鍊款居然在今年被捧上了年度主打,这在过去的GS是难以想像的一件事;事实上随着GS独立以后这种事愈来愈常发生了,2016年的八日鍊还有今年的另一支9S63储能显示款也都是手上鍊又没日期,像这种「不实用」的錶款在产品线中逐渐抬头对于作为一介独立品牌的GS企图要重新塑造市场定位其实相当具有宣示意义。

2016年推出的八日鍊是GS首度搭载Micro Artist的机芯,机芯不但具备了相当有故事性的板路,更重要的是它夹板的抛光打磨乃是高度手工的精品,拥有独立製錶的水準。2019年发表的9R02机芯,与先前贵朵「睿智」所搭载的7R14为双生机芯。

当然啦,一支錶少了日期和自动上鍊绝对不到不实用的地步,换个角度来看八日鍊或是动力储存显示本身就仍然是实用出发的考量,正确来说这些手上鍊款应该是「比起工具性的实用,相对地更加强调精品的赏玩性」,某种程度上已经有点接近SEIKO旗下最顶级的品牌贵朵了。既然要师法贵朵就要请到他们最强的杀手锏,贵朵之所以能够站稳顶级品牌的位子是因为他们有SEIKO旗下最菁英的製錶工坊”Micro Artist”为品牌打造了小自鸣和三问錶等等高阶複杂功能,因此GS自从八日鍊以后也开始搭载由Micro Artist(以下简称MA)操刀的机芯,包含今年推出的另一支旗舰款9R02同样也是出自MA的手笔。

9R31的分件比9R02更简单,所有的轮系都由单一一枚夹板固定,老实说组装难度有可能更高;除了银河般的宝石轴承,夹板在Spring Dring的「飞轮」两侧特地开了两个小孔,透过这种局部窥视的角度反而更能凸显飞轮的动作,说来颇有禅意。装载9R31机芯的SBGY003,38.5mm不鏽钢錶壳,全球限量700只,定价NT$266,000。

9R02是以前MA为贵朵製作的「睿智」的双生机芯,而一开始提到的9R31则是9R02的简化版,它省略了睿智和9R02都搭载了的扭力回收系统。由于结构相对单纯,因此9R31并非由MA完成最终组装,然而它的板路布局等等外观部分同样是由星野一宪设计的。过去星野曾经在八日鍊的机芯中加入富士山的的轮廓以及塩尻市的夜景,到了9R31时则是利用宝石轴承的配置表现出了银河的意象。像这些听起来颇有禅意的细节都不是为了让动力储存更长或是平均日差更小才做的——就像GS过去汲汲营营地追求的目标,相对地它们单纯就是拿来看的,是用来让你觉得这枚机芯好漂亮、背后的典故好有趣的安排,这是瑞士顶级錶厂才会有的思维,也是下一个阶段的GS开始要拓展的新路。不过请放心,这些錶不论再怎幺往赏玩性靠拢绝对都还是具备了超乎你需求的实用性,没办法,因为它是GS啊。

上一篇: 下一篇: